“我們的創業項目目前已經拿到了專利,但還沒有註冊公司,現在國家正出台政策,我們要先看看政策走勢。”嵇晨是南京信息工程大學大學生KAB創業俱樂部的主席,他所說的政策是指10月25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李克強總理融資強調的推進公司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
  這次會議上明確了改革的五項內容:一是放寬註冊資本登記條件。除法律、法規另有規定外,取系統家具消有限責任公司最低註冊資本3萬元、一人有限責任公司最低註冊資本10萬元、股份有限公司最低註冊資本500萬元的限制;不再限制公司設立時股東(發起人)的首次出資比例和繳足出資的期限;二是將企業年檢制度改為年度報告制度,任何單位和個人均可查詢,使企業相關信息透明化;三是按照方便註冊和規範有序的原則,放寬市場主體住所(經營場所)登記條件,由地方政府具體規定;四是大力推進企業誠信制度建設。完善信用約束機制,將有違規行為的市場主體列入經營異常的“黑名錄”,向社會公佈,提高企業“失信成本”;五是推進註冊資本由實繳登記制改為認繳登記制,降低開辦公司成本。
  多年從事大學生創業教育教學的中央財經大學副教授陳高生認為:“推進公司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信用貸款革對準備創業的大學生來說絕對是個利好消息,尤其是放寬註冊資本登記條件和放寬經營場所登記條件,這兩條對大學生創業的影響會非常大。”但也有人擔心中央政策到地方上能否順利落地,柳州職業技術學院就業創業訓練中心主任許明教授就表示,很多時候地方執行中央政策還要考慮地方的實際,政策能不能落實到位是個問題。
  取西服消最低註冊資本,鼓勵創業嘗試
  “我今天下午給學生上課的時候說起這些改革措施,有位同學當場就化療飲食感嘆,‘政策早出台就好了’。”中南財經政法大學創業學院學術副院長鄧漢慧教授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這位大學生為籌集註冊資本金奔波了很久,剛剛湊齊資金並註冊了公司。
  實際上,很多大學生創業的起步是在學校里成立工作室。許明認為,3萬元的最低註冊資本對大學生創業者來說也不是個小數目,這會阻礙他們去註冊公司,取消註冊資金限制,很明顯會降低創業成本。嵇晨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有很多大學生創業的團隊只成立工作室不去註冊公司,就是因為達不到註冊資本金的最低要求,“很多項目的啟動資金並不需要3萬元”。
  “作為創業嘗試,大學生創辦的多是小微企業,一臺電腦,一個創意就可以開始創業,3萬元註冊資本都不需要,所以他們才採用創辦工作室這種方式。”北京林業大學副教授、創業導師路軍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他經常遇到大學生創業者因資金問題不能註冊的情況。有大學生做圖書文化類創業項目,由於需要的註冊資金數額較大,只能採取和他人公司合作的方式。事實上,有些大學生創業者為了讓工作室運轉起來,不得不找關係做一些“灰色”的處理,比如掛靠在他人公司名下,如果有開發票的業務,需要到他人公司辦理,還需要付出基本的稅點,有時甚至要以較高的稅點對他人公司進行補償。
  大學生創辦的工作室雖然沒有成立公司,但很多已經是一個企業實體。“我所瞭解的一些工作室,內部已經實行了股份制,定好了賺錢後分成的比例,現在取消註冊資金的門檻,對這部分創業者來說是個好消息,不用再寄人籬下,可以名正言順地開展業務。”路軍同時也強調,一些特殊行業應該還是要保留註冊資金的限制,避免一些皮包公司影響正常的市場秩序。
  放寬註冊資本登記條件,主要會對小微企業的起步產生重要作用,取消3萬元的最低註冊資本限制,會鼓勵更多的大學生創業,但對高科技創業的影響不是很大。這是北京郵電大學國家大學科技園主任紀陽的看法。他說:“像我們科技園內幾乎沒有註冊資金低於3萬元的項目,註冊資金在5萬~10萬元的項目較多,科技園內的企業畢竟不是服務型企業,高科技企業受到認可還是需要有一定資金實力的,所以我們會鼓勵創業大學生去爭取天使投資。”
  放寬經營場所登記,省掉很多麻煩
  “我們學校有好幾棟樓都用來給大學生創業,但不可能讓每個學生都拿著學校的房產證去辦公司。”溫州大學創業人才培養學院院長黃兆信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如果放寬經營場所登記條件,對大學生創業的幫助會非常大,這項幫助甚至大於取消最低註冊資金。
  黃兆信介紹,大學生在學校的孵化器里成立工作室,但如果涉及經營,有時候還必須成立公司,溫州的相關政府部門以前對大學生創業也要求有註冊場地等限制,經過學校和相關部門有效溝通,這些部門允許在學校為大學生創業者出具證明後,可以代替房產證辦理相關手續。他認為,如果中央能夠儘快推行改革,能為大學生創業者省掉很多麻煩。
  “現在還不知道註冊場所這塊能放寬到什麼程度。”紀陽坦言,國家在企業註冊場所管理上還是非常嚴格的,“像我們科技園本身地就不多,有限的場所都被註冊之後,就不能註冊新的了。因為我們提供不了那麼多註冊場地,使得很多原本可以接受我們服務的創業者外流了——我們經常會面對這種尷尬。”紀陽希望改革措施在實施以後,能夠實現一個較大的房間可以多註冊幾家創業公司,很多創業者對此還是有需求的。
  “我們學校有一個做海外游學項目的大學生最近還在找老師商量,希望學校能夠給他解決辦公場所的問題。”陳高生介紹說,由於以工作室形式創業會影響項目的可信度,開展業務不方便,在運作了一段時間之後,這名創業大學生想成立公司,現在卻受困於註冊場所的限制。如果政策能夠儘快落地,這名同學的項目就可以順利運作了。
  政策落地還需要一定時間
  “今年年初,我們的學生做了一個校園編織的創業項目,但到相關部門去註冊公司,到現在都沒審批下來,因為項目需要註冊經營場所,還需要學校擔保。”許明認為,推進改革會對項目審批產生直接影響。
  許明坦言,讓她擔心的是政策的執行情況。她表示,往常中央的政策落實到地方就會增加很多的地方色彩,廣西針對大學生創業有免息的貸款,還有註冊資金的優惠,比如大學生創業註冊資金達到10萬元就獎勵3萬元,但這個獎勵不是直接給的,而是通過抵押稅收的方式返還的。“很多大學生只聽政策就感覺熱血沸騰,要去創業,但真正要用的時候發現,這種扶持很難馬上就享受到。”許明說。
  改革措施的出台雖然會激發青年創業的熱情,但國家工商總局黨組副書記、副局長劉玉亭近日在接受媒體採訪時也表示,公司註冊資本登記制度改革,意味著創業“門檻”的降低。但需要註意的是,“寬進”的同時更需要“嚴管”。國務院已經明確要求建立公平規範的抽查制度,工商部門將按照國務院的要求,建立公平規範的市場主體公示信息抽查制度,制定工作細則和抽查辦法,剋服隨意性,提高監管效能。對抽查中發現信息公示虛假的,要嚴格依法查處,並將查處結果在市場主體信用信息系統上公佈,該放入“經營異常名錄”的放入“經營異常名錄”,對嚴重違法者要放入“黑名單”。社會公眾一旦發現企業披露的信息有虛假的,也可以隨時向工商部門或其他相關部門舉報。
  在鄧漢慧看來,改革的五項措施是相配套的,並不能說哪一條對大學生創業格外有利,因為這是一個整體,在放寬註冊資本登記條件和放寬經營場所登記條件的同時,也要加強監管,完善信用約束,提高企業“失信成本”。路軍表示:“現在政府對企業的監管在技術上不存在問題,所以要實現企業對全社會公開透明,自覺接受監督,讓創業者明白,不誠信經營是得不償失的愚蠢行為。”
  多位專家、學者都對記者表示,既然總理已經強調推進相關改革措施,希望相關政策能夠快速實施。路軍認為,政策最後落地實施可能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從社會管理方來看,工商、行政審批部門還需要確定實施標準,而從申報方來看,創業者也要吃透政策,找到自己合適的位置”。  (原標題:好好的創業新政 可別落地打了折)
創作者介紹

收納櫃

cd01cdpbb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